从诗谈酒文化,这篇文章没“醉”了(三)

2017-08-14


从诗谈酒文化,这篇文章美“醉”了(三)


无酒不忧


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

解忧的是酒,还是心意;

解忧的是酒,还是伴侣;

解忧的是酒,还是明月;

......

举杯空对明月,影与我成三人。月一人,我一人,影一人。好似不孤独,实则忧尤然。


如渑之酒常快意,亦知穷愁安在哉

杜甫其人,忧国忧天下,尤其擅长忧人之忧,苦人之苦。

这样一个人,越是心怀大方,越是不能纾解,酒是好物,放人生路。


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

乐天其人,酒饮狂诗魔发,悲鸣能从日午后持续到日西。

这家伙狂呼:此时无一盏,何以叙平生。好酒一盏,方能言,一生何其长,一生多忧愁,饮尽一杯,更有一杯。


一饮解百结,再饮破百忧

愁不愁一杯酒,忧不忧酒尚有。百千愁不如千百杯,能有几多愁,恰似春水向东流。


一酌千忧散,三杯万事空

酒时言忧,醒后仍要面对的,才是生活,酒不是好东西,今日万事空,明日事万愁。



也许,

没有最好的酒,

却有最好饮酒的时刻、

那人、那事。


一时间“莫使金樽空对月”

一时间“暂凭杯酒长精神”

再一时“细酌对春风”


今有妙人续诗:

我有一壶酒,

足以慰风尘。

尽倾江海里,

赠饮天下人。


甚好甚好,

美酒勿自饮,

赠于天下人!


来源: